蔬菜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蔬菜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陵和李广利投降匈奴后又封王又做驸马却为何仍是命运悲惨

发布时间:2021-01-05 19:35:44 阅读: 来源:蔬菜清洗机厂家

李陵和李广利投降匈奴后,又封王又做驸马,却为何仍是命运悲惨

公元前99年,比霍去病还狂的汉将李陵,竟欲以五千步兵硬闯单于庭,营救好友苏武;却在浚稽山遭遇了匈奴单于八万主力骑兵的围攻,李陵杀敌数万,最终仍是不敌,无奈投降了匈奴。

李陵投降后,一直对匈奴采取不合作态度,单于只能礼敬之客遇之,想用自己的真诚,以及时间的流逝,来等待李陵回心转意。

李陵也在等,他在等汉武帝派人来接应他逃回去。几年前汉将赵破奴被俘后也是这样逃回去的,难度并不大。

然而李陵最终等来的,竟是全家老小被汉朝诛灭的消息。

李陵至此万念俱灰,成为行尸走肉,活着,就是为了死去。

单于明白现在就是笼络李陵的大好机会了,于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李陵,并封他为右校王。

匈奴公主很年轻,也很美丽,在满脸沧桑的李陵面前简直就像个小女孩儿一般,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仰慕多过爱情。浚稽山一战,已让李陵成为了所有匈奴男女心目中的传奇英雄。

我早就说过,匈奴天生崇拜强者。这些未开化的草原牧民爱憎分明,感情直白而粗野,全然不懂隐藏与含蓄,有时甚至显得很傻很天真,这让汉人李陵刚开始非常不适应,他只能慢慢的去习惯。

直到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李陵终于让那个夜夜在帐外吹动胡笳安慰自己的匈奴女子走入他的心房,无它,寂寞而已。

不久,两人生下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每当看到他们,李陵眼前就浮现出多年前陇西那个早殇的汉家幼子,便觉惘然如梦,不由泪如雨下。而这时他的匈奴妻子就会温柔的偎依在他的怀里,陪他一起哭泣。

她很明白,他的心已经死了,但她还是希望能温暖他的心,哪怕片刻也好。

在匈奴待得越久,李陵就发现自己越来越茫然——对自己敬重有加百般迁就的竟是蛮夷异族,对自己坐视不救百般戕害的竟是自己同胞,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事情是这样的,随着胡化程度的加深,李陵就越发成为一只虎身人心的妖怪,又仿佛病毒侵入导致的变异,非人非鬼,面目模糊。

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匈奴单于见汉朝政局不稳,遂率领胡骑侵入汉五原、酒泉,杀死二郡都尉。

作为报复,武帝刘彻准备派兵出塞击胡。然而经过连年内乱,汉朝社会动荡,政局混乱,国力虚耗,经济崩溃,连带军事实力与军队士气也有了大幅的下降。看来这场战争又是凶多吉少,文武百官都因此忧心忡忡,只有武帝宠信的一批方士神棍、占卜相士之流还是一片歌功颂德我军必胜的热烈气氛,都说:“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武帝决心遂定,不过由于帝国的军事家族已族灭殆尽,将才奇缺,刘彻也只能从文官中启用新人。

第一个新人叫商丘成。此人原为汉廷大鸿胪(即大行令之更名),因在前一年清除卫太子行动中立有大功,被武帝提拔为御史大夫。这次他率兵两万,从西河出塞,攻打匈奴。

第二个新人叫马通。此人原为汉宫侍郎,也因在前一年巫蛊之祸清楚太子行动中立有大功,被武帝封为重合侯。这次他率兵四万,从酒泉出塞,攻打匈奴。

此外,难孚众望的常败将军李广利又出马了,他率领汉军主力七万,从五原郡出塞,攻打匈奴。

太史公在《史记匈奴列传》的结尾,痛心疾首,两番连呼:“且欲兴圣统,唯在择任将相哉!唯在择任将相哉!”岂不是在说汉武帝么?

大敌当前,匈奴单于立刻召开了全体将领军事会议,李陵也列席参加。

大会开的很成功很圆满,大家纷纷表态,争先恐后,气氛非常热烈,只有李陵不发一言,神色沉重。

单于问李陵:“此次汉军来袭,右校王可欲参战?”

单于想,自李陵满门被灭,他与汉主君臣之义已绝,这事儿他没道理不答应吧!

果然,李陵低着头道:“诺。”公元前99年,比霍去病还狂的汉将李陵,竟欲以五千步兵硬闯单于庭,营救好友苏武;却在浚稽山遭遇了匈奴单于八万主力骑兵的围攻,李陵杀敌数万,最终仍是不敌,无奈投降了匈奴。

李陵投降后,一直对匈奴采取不合作态度,单于只能礼敬之客遇之,想用自己的真诚,以及时间的流逝,来等待李陵回心转意。

李陵也在等,他在等汉武帝派人来接应他逃回去。几年前汉将赵破奴被俘后也是这样逃回去的,难度并不大。

然而李陵最终等来的,竟是全家老小被汉朝诛灭的消息。

李陵至此万念俱灰,成为行尸走肉,活着,就是为了死去。

单于明白现在就是笼络李陵的大好机会了,于是将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李陵,并封他为右校王。

匈奴公主很年轻,也很美丽,在满脸沧桑的李陵面前简直就像个小女孩儿一般,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是仰慕多过爱情。浚稽山一战,已让李陵成为了所有匈奴男女心目中的传奇英雄。

我早就说过,匈奴天生崇拜强者。这些未开化的草原牧民爱憎分明,感情直白而粗野,全然不懂隐藏与含蓄,有时甚至显得很傻很天真,这让汉人李陵刚开始非常不适应,他只能慢慢的去习惯。

直到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李陵终于让那个夜夜在帐外吹动胡笳安慰自己的匈奴女子走入他的心房,无它,寂寞而已。

不久,两人生下一双活泼可爱的儿女,每当看到他们,李陵眼前就浮现出多年前陇西那个早殇的汉家幼子,便觉惘然如梦,不由泪如雨下。而这时他的匈奴妻子就会温柔的偎依在他的怀里,陪他一起哭泣。

她很明白,他的心已经死了,但她还是希望能温暖他的心,哪怕片刻也好。

在匈奴待得越久,李陵就发现自己越来越茫然——对自己敬重有加百般迁就的竟是蛮夷异族,对自己坐视不救百般戕害的竟是自己同胞,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事情是这样的,随着胡化程度的加深,李陵就越发成为一只虎身人心的妖怪,又仿佛病毒侵入导致的变异,非人非鬼,面目模糊。

征和三年(公元前90年),匈奴单于见汉朝政局不稳,遂率领胡骑侵入汉五原、酒泉,杀死二郡都尉。

作为报复,武帝刘彻准备派兵出塞击胡。然而经过连年内乱,汉朝社会动荡,政局混乱,国力虚耗,经济崩溃,连带军事实力与军队士气也有了大幅的下降。看来这场战争又是凶多吉少,文武百官都因此忧心忡忡,只有武帝宠信的一批方士神棍、占卜相士之流还是一片歌功颂德我军必胜的热烈气氛,都说:“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武帝决心遂定,不过由于帝国的军事家族已族灭殆尽,将才奇缺,刘彻也只能从文官中启用新人。

第一个新人叫商丘成。此人原为汉廷大鸿胪(即大行令之更名),因在前一年清除卫太子行动中立有大功,被武帝提拔为御史大夫。这次他率兵两万,从西河出塞,攻打匈奴。

第二个新人叫马通。此人原为汉宫侍郎,也因在前一年巫蛊之祸清楚太子行动中立有大功,被武帝封为重合侯。这次他率兵四万,从酒泉出塞,攻打匈奴。

此外,难孚众望的常败将军李广利又出马了,他率领汉军主力七万,从五原郡出塞,攻打匈奴。

太史公在《史记匈奴列传》的结尾,痛心疾首,两番连呼:“且欲兴圣统,唯在择任将相哉!唯在择任将相哉!”岂不是在说汉武帝么?

大敌当前,匈奴单于立刻召开了全体将领军事会议,李陵也列席参加。

大会开的很成功很圆满,大家纷纷表态,争先恐后,气氛非常热烈,只有李陵不发一言,神色沉重。

单于问李陵:“此次汉军来袭,右校王可欲参战?”

单于想,自李陵满门被灭,他与汉主君臣之义已绝,这事儿他没道理不答应吧!

果然,李陵低着头道:“诺。”

单于还想听李陵说些什么,但李陵一个字也不多说了,只坐在那儿发呆,谁也不知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我知道他在想什么:

——唉,看来这次我汉奸的罪行可要坐实了!也好,那我这次就用行动来报复那可恶的刘彻,看看谁比谁更绝情!

是年三月,商丘成引兵两万率先入塞,未遇敌踪,于是撤退,途中遭匈奴侦骑发觉,单于乃令李陵率兵三万尾随追击。

李陵率兵一路追至浚稽山,与商丘成军相遇,大战将临,李陵心内却百转千回。

十年之前,正是在这个地方,李陵率领五千汉卒同仇敌忾,与匈奴大军日夜死战,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刻骨铭心。可十年之后,自己却要率领胡骑与自己祖国的军队交战了!

这里的一草一木,一山一石,可都流满了他那五千汉军弟兄的鲜血、汗水与泪水啊!或许,就在自己脚下的黄沙里,便埋有他们的累累忠骨;他们的英灵,就在这儿的天空飘荡,冷眼注视着自己。

伤心故地,景色依旧,但汉之名将已经沦为汉之罪人,五千勇士的在天之灵岂能安息!

想到这儿,李陵心如死灰,完全丧失了作战意志,他出色的战术素养也一夜退化为零。

结果,李陵与商丘成在浚稽山转战九日,损兵折将,大败而还。

单于理解李陵的难为,也知道此人不堪再用,便让他回北方坚昆属地去,并渐渐将其疏远。

商丘成是近十余年来汉朝唯一打了胜仗的将军,马通一路则一无所获而归。

至于李广利那一路则先胜后败,七万大军全军覆没,李广利本人也亡降匈奴。匈奴单于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李广利,对他的尊宠还在老牌汉奸、丁零王卫律之上。

图:油画《溃陷》,作者:田崴。作品反映的是汉军主帅李广利以一己之私,率数万将士孤军深入,在前有壕沟阻隔,后有匈奴大军追赶的情况下,悲惨覆没的瞬间。

汉武帝遭到在位期间最惨痛的一次失败,大怒,遂将李广利的长安一家族灭。

而李广利最终也没能逃过一劫,他投降匈奴后一年,就在与卫律竞争最佳汉奸待遇的角逐中惨遭陷害而死。

李广利死前大骂道:“我死必灭匈奴!”但匈奴人还是把他像牲畜一样宰杀,用来祭祀先王的神灵。他的尸体被点了“天灯”。

谁也没有想到,李广利会一语成谶,他死后,草原上接连下了几个月的雨雪,“畜产死,人民疫病,谷稼不孰”。

这就是李陵和李广利两位汉奸的悲惨故事。

黄铜

公寓空气能热水器

6米太阳能路灯

Q345无缝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