蔬菜清洗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蔬菜清洗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我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分析

发布时间:2021-01-21 17:43:09 阅读: 来源:蔬菜清洗机厂家

我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分析

国际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我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较为平稳,总体呈现双向波动特征,波动程度并不剧烈。由此看来,市场流传的所谓外资“抄底”或“做空”中国的种种说法,确有夸大之嫌。  2007年以来我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可以分成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2007年至2008年第三季度,短期国际资本呈现净流入状态。该时间段正值美国次贷危机爆发之后和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夕,我国经济经历了多年快速增长,人民币长期升值预期形成,房地产和股票市场等人民币资产价格持续上涨或居高不下。受此影响,短期国际资本纷纷涌入,出现了一波较强的国际热钱流入潮。  第二阶段:2008年底至2011年初,国际资本净流入、净流出交替出现,总体呈现平衡状态。尽管净流出次数多于净流入次数,但净流出规模大都接近于零。2008年9月,国际金融危机全面爆发,许多国际大型金融机构面临资金链断裂,短期资本纷纷回巢救市,出现了一波资本外流潮。此时,美元资产成为全球“避风港”,大量国际资本回流美国,出现了美国第一轮量化宽松政策背景下的美元升值、黄金价格上涨和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并存的奇特现象。2010年之后,随着欧债危机爆发,全球资本回流美国。为应对金融危机,我国政府推出4万亿元人民币的一揽子投资计划,在世界经济中我国经济“一枝独秀”,导致短期资本纷纷流入。  第三阶段:2011年第二季度至2012年底,由净流出转为净流入。从2011年第二季度开始表现为净流出,且有逐渐扩大趋势。从2012年初开始出现反转,净流出规模逐渐减小,2012年底出现短暂平衡。2011年下半年,美联储实施“扭转操作”货币政策,压低了美国长期利率,抬升了短期利率,起到了“一箭数雕”作用:既吸引国际资本回流美国,替代了美联储直接投放货币;又减轻了美国企业和居民的融资成本,促使美国经济增加就业和恢复增长。加之欧债危机恶化,国际金融市场大幅震荡,市场避险情绪随之增强,新兴市场国家普遍出现货币贬值和资金流出。这段时间内,我国资本净流出增加。但是,随着主要发达经济体持续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以及应对债务危机措施出台并发挥作用,进入2012年,特别是2012年下半年后,国际金融市场趋稳,市场风险偏好整体回升,新兴经济体普遍重现资本回流。2011年下半年以来,我国经济坚持“稳中求进”总基调,宏观经济环境良好,加上汇率政策放开及市场条件变化,吸引了短期国际资本流入。  第四阶段:2012年底至今,净流入规模加大。2013年第一季度,我国全口径央行外汇占款余额约为27.07万亿元,新增外汇占款1.2万亿元。与此同时,银行代客累计结售汇顺差达1693亿美元,远高于2012年的1106亿美元,都显示短期资本开始回流我国。特别是2013年前4个月,广东省对外出口总额连续超常规增长,增速分别达到了53.9%、31.6%、37.7%和35.6%,这很可能是热钱通过香港流入所致。主要原因则是发达经济体持续实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导致全球需求增加,促使我国外贸出口回升。全球市场对我国“改革红利”预期增强,人民币升值预期恢复,短期资本回流我国。特别是日本央行计划在两年内将日本CPI恢复到2%的增长水平,导致日元贬值和美元升值,间接推动人民币升值,也助推了国际资本流入我国。  我国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影响因素  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受到内外部因素影响。从内部因素看,我国经济形势向好,一般会吸引国际资本流入,反之则引起资本流出。外部因素主要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发达国家经济形势和政策走势。最重要的影响因素有两个:一是中美两国息差或投资回报率,另一个是美元指数和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因为二者都对国际资本回报率产生了影响。  中美息差或投资回报率的影响  理论上,中美两国金融市场息差,包括国债市场息差和商业银行存款息差,都会对短期国际资本流动产生重要影响。但是,考虑到我国金融市场对外开放程度较低,境内外金融市场一定程度上尚处“分割”状态,加之资本跨境流动需要支付交易成本和承担汇率风险,因此,目前中美两国息差对短期国际资本流动影响较小。本文选择10年期中国国债利率减中国CPI作为中国国债实际利率,10年期美国国债利率减美国CPI作为美国国债实际利率,然后用中国国债实际利率减美国国债实际利率,得出中美两国国债实际息差。从图1看出,中美息差变动与我国短期资本流动净额变动并没有明显关联,有时还呈现反向背离趋势,说明中美息差或投资回报率缺乏很好的解释力。  人民币汇率和美元汇率的影响  通常情况下,美元指数上升显示全球避险情绪上升,资金从风险资产及新兴市场回流美国,即热钱流出我国。美元指数下降,则显示全球风险偏好上升,短期资本可能流入新兴市场,特别是流入我国。如图2所示,2007年7月~2008年3月,美元指数从104降至96,同期我国短期国际资本由净流出571.76亿美元,变为净流入485.36亿美元,此为热钱流入期。在2008年7月至2009年3月,美元指数从96上升至111,同期我国短期国际资本由净流入480.43亿美元,转变为净流出247.72亿美元,此为热钱流出期。按照商业银行结售汇法计算,2012年7月开始,美元指数由101下降到12月底的99,进入我国短期国际资本由净流出246.58亿美元,转变为净流入62.65亿美元。  与美元指数相似,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上升通常引起短期国际资本流进我国,反之则导致流出。人民币升值往往与短期国际资本流入互为因果,相互影响。最糟糕的情况是,人民币升值预期导致短期国际资本流入,而短期国际资本流入又加快人民币汇率升值。一旦人民币汇率升值到“顶”,因某一外部事件发生,引发人民币汇率走势反转、出现大规模资本外逃,便会对我国经济产生重大冲击。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变动与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相互影响,明显呈同步变动走势。  应对短期国际资本流动的策略  改进政府宏观调控。统筹国内国际两个大局,营造良好宏观环境。加强物价和资产价格预期管理,避免央行陷入两难境地,即维持人民币币值稳定和控制物价的冲突。目前我国利率处于较低水平、存款准备金率仍有上调空间,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回旋余地较大,可在被动投放基础货币后,灵活运用其他货币政策工具回收流动性。继续保持稳健货币政策的总基调,适时实施动态预调和微调;控制银行信贷规模,优化信贷结构;在通胀压力较轻时,不失时机地加快要素价格改革;加强舆论引导,避免因非理性通胀预期引发“羊群效应”。  完善汇率形成机制。近年来,人民币对美元汇率出现了双向波动的良好势头,应不失时机地在保持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基础上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适当扩大浮动范围,打破国际投资者的单边升值预期。继续贯彻主动性、渐进性和可控性的原则,从国内资源更优配置、金融市场培育和产业结构升级等角度出发进行自主调整。借助市场力量促使汇率达到均衡水平,发挥汇率在引导资源优化配置中的作用。  化短期资本为长期资本。引导国际资本流入资本市场,活跃市场交易,引进理性投资理念。通过资本市场分散风险,为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调整产业结构和发展短板行业的各类企业提供融资支持。其中,吸纳中长期国际资本是重点。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特别是发展公司债券市场,鼓励发展私募股权和风险投资,开拓直接融资渠道,改善中小企业融资。目前我国股市基本处在低位徘徊,适当扩大外资参与,可以活跃市场交易。房地产市场则存在较严重的泡沫,应该加强引导,化短期资本为长期资本,鼓励其参与和产业挂钩的直接投资。  落实外汇管理相关制度。依据国家外汇管理局的最新《外国投资者境内直接投资外汇管理规定》及配套文件,规范对外国投资者境内直接投资的管理,加大短期资本流动各环节的监管。加大对贸易、直接投资、对外借贷的真实性审查。对已流入境内短期资本做到心中有数,注意引导,争取延长其停留时间。外汇局应加强与海关的合作和数据共享,加强贸易外汇真实性审核,用公平价格来判断是否有转移定价。地方政府和外管局应加强对外商投资企业资本金、未分配利润和对外负债的资金使用与流向的监管,防止热钱通过FDI渠道流入。严格监管提供类似地下钱庄服务的商业机构。  加强短期资本流动监管。依据《国家外汇管理局关于加强外汇资金流入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加强对资本项目下的非合规短期资本流动管制。在双向证券投资领域,提高短期国际资本流动成本。加强对直接投资入境后实际用途的监管。加强对企业银行账户监控。根据直接投资流量规模、频率、流向等特点制定大额资本金流入监测预警管理办法,对异常资金流入给予及时、准确判断。对外资以利润、清算、减资、转股等方式撤资流出制定相应监测管理制度。流量管理和存量管理并重,加强对贸易项下的预收款、延期付款,资本项下的外债、投资收益等对境外广义负债的监管。  加强国际政策协调和监管合作。在全球化时代,主要经济体的政策溢出效应不容忽视。缺少国际政策协调会使利率、汇率波动加大、热钱活动频繁。应建立一个单一指标协调为主、多指标协调为辅、随机协调与规则协调并重的国际经济政策协调机制,增加短期国际资本流动难度,削弱其流入境内动机。改善对外经贸关系,特别是中美经贸关系,消除人民币单边升值预期。加强内地与香港地区的协调与合作。  稳步扩大金融改革和开放。继续深化金融改革和加大金融开放,包括利率市场化、汇率市场化、资本项目对外开放、完善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深化国有金融机构改革和发展区域性中小金融机构等。但是,也不能操之过急,而是着力于练好内功,夯实基础,稳步推进。与此同时,我国应积极参与国际货币体系改革,加快人民币国际化和建立美元、欧元、人民币、日元、英镑和特别提款权(SDR)共同发挥作用的多元化国际货币体系,从而根本解决短期国际资本流动问题。■徐洪才綦鲁明作者单位: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

胸片结节是肺癌吗

合肥华夏308治疗白癜风

钦州妇幼试管可以做第三代吗

西宁治疗疤痕医院哪家好